http://www.jhxiaodao.com

张抱岩近作||每个事物都掌握证据


张抱岩,安徽阜南人,现居阜阳颍州,作品散见于《诗刊》《飞天》《散文诗》《星星诗刊》《诗歌月刊》《青年文学》《草堂》《诗潮》等,出版诗集5部。曾参加全国第七届和第十届散文诗笔会,安徽作协会员,《淮河诗刊》主编。

张抱岩

 

 

诗十首

 

 

初夏探友

 

琐屑之事,尽被乡村收藏

初夏,地气在麦子中间升腾

 

友人因丧子之痛终止退休返聘

我看见消失的齐脊砖房和

强作欢颜的垂老之脸

相互叠加整合成新物

 

总在去往别人的一条路上

遇见自己走过的道路

不同的物境世事在我的脑海中

搅混成同一个版本

 

逝者生前和我从事着同一种职业

自杀数日前,写下的大红春联没有褪色

挂在自家白墙上的琵琶行

有涂改一处的痕迹

鲜活如杏树,月季,美人蕉

我在字间看见死者生前的用力

 

随行者,离婚的女人最先感动

我在逝者的女人说到

一次,六岁的女儿看别家孩子喊爸时

女人开始啜泣

我的痛处和颤栗

连着身外的世界摇晃,又近了本质一步

 

 

五 月

 

石榴开花,

那女人刚做过乳腺癌手术

小狗在步行梯上

见到生人吠

小区草坪的白鹿

安静不语

这是深夜跑步能看见月亮

林间接孩子能捡到几枚布谷鸣叫的月份

麦子正在灌浆

外卖小哥弄丢外卖被投诉包赔

暗自在异乡墙角哭泣

 

 

米沃什说没有牛,牛只是一个字

 

什么都没有,都不能有

即使你所见比你活得更长久

没有——这个词,也是不存在的

一切的命名,都是主观

 

天空也不是天不是空

物也不是物

我们根本无从知晓它叫什么

它不叫什么

 

我们很有限。

我们在局部。

我们的声音起初是颤栗

经过世界来到心上

 

你能描述心是什么吗?

诗不是诗,根本不配

——连诗这个字,都没有

 

 

黑夜已为代驾开辟一条新道路

 

我也尝试过趁着夜色

在几个深夜跑滴滴

渴望一种崭新的体验

在固有的生活状态下

企图设置一种新模式

 

新职业,有一种

未来性质

另起锅灶。

开始一段陌生之旅

 

黑夜已为代驾开辟

一条新道路

妈妈老了

丹顶鹤飞走

我必须来到四里湖,

带着奔命的兄弟,加入他们

换掉我,和我的旧经验

 

 

母 亲

 

在一天的劳作中

我看见听见别人的母亲

坐在婚庆场上的母亲和

死亡的母亲

 

我站在两个母亲的临界点上

替他们的儿子在某个时间的关节

心为之一动

此刻,和一个凡人入庙一般

撞响一次生锈的洪钟

 

母性的公有部分

照亮我,浸润我,教育我

 

任何的母亲,似乎都先于我

进入这个世界

然后,随意拎出一处悲喜

惊醒并刺痛我

 

 

黑 色

 

黑色区别于我们任何种类的

一个类别

它独一无二。不用被承认

我一直在它的里面穿梭

它不断为我开辟一条新路

 

它全身心地关照

投入到我们的所去之处

每一次降临

如同安慰和护佑

来到我们面前

 

它为任何一个事物

递上肩膀依靠

它的教育课

——令你在安静中

看到盲人的难处

 

看到乌鸦背负的主观

我们应为罪恶和灾难的臆想

怀有恻隐之心

并呈上歉意和悔念

 

 

请为我升起一颗星辰

 

哪一个晚上都好

我看看母亲的脸

建筑工人在天色下一身灰

 

鸟雀飞进草丛不见

苦楝树刚刚换下一件灿烂的衣裳

 

你走没走这条路

在星辰升起的时刻

你走另一条路会看见新景

旧路上,偶尔也会蹦出

你意想不到的小兽

眨着夜空的眼睛

路都是自己所选

没有参考

 

新房子住上人气

绿萝的水便不干涸

郊外的草比城里的草长势迅猛

光头哥拎着白瓷碗在异乡

又登上一层

 

夜幕降临,笼罩四野

我的影子乘着电梯

那个在夜色中打手机如吵架的妇女

和我死去的外婆一样

我必须坐在石头上

才能辨别虚无事物的真假

 

 

每个事物都掌握证据

 

星空的面庞

照着衣衫褴褛的草木

流浪汉在丛林里看光

 

黑夜所有的事物都回来

马灯回来

萤火虫回来

蛙鸣来到一条河在搬运家具

 

城市皮肤干燥

在使用天上的露水卸妆

 

断头的牛,站在小区门口

问保安索要进门牌,说要见一面死去的外公

 

一把干草在使劲运用月光变回青草

 

 

斑鸠声

 

去年的斑鸠飞到我身边丛林叫

它让我误认为它是今年的斑鸠

日头停一会落下叫落日

云朵改变着色彩

斑鸠在落日下叫是为何

单一的线条

我进入唯一的质地

我赶往这里又是为何

逼仄,狭小

世界给我的空间

被一个破灭的声音占据着

 

 

傍 晚

 

一日很快过去,到了傍晚

觉得什么事也没有做成

 

我做过的事很快就忘了,

我空着手,在落日下

坐在丛林中的石头上

太阳的光照不到我

幽深的树林将我抱在怀里

 

我听见鸟鸣和人声

身边的树把它们挡在外面

蚂蚁在翻跟斗

 

几个找水劳作的孩子

没有踩死蚂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