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hxiaodao.com

闫学红:崔波,力挺我的人

 

 

 我出生在三县市交界处偏僻的农村,自幼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无学历,无金钱,更无背景,现能在阜阳市立足,且在新闻界和文学界小有名气,这除我个人不懈努力外,还得益于一路碰到的贵人、恩人和力挺我的人。

 

 

 崔波,就是一个始终力挺我的人。

 为此,我写过《王秋生,我生命中的贵人》《雪涅,我生命中的恩人》《闫振田,我生命中的亲人》。

 王秋生、雪涅和崔波,都是全国著名作家,闫振田,则是著名新闻人,如果没有这几人对我的相助和力挺,断无今天。

 多年来,我一直视他们为亲人,从内心深处永远感恩感谢他们。

图片

 

 崔波,不仅是全国著名作家,也是全国著名编剧。

 他从1976年至今,已发表近千万字的文学和影视作品。

 据说崔波自幼天资聪慧,在界首上中学时就酷爱文艺,作文写的是全校闻名,上高中时就学会了二胡和小号等乐器。

 像崔波这样的才子,本可前途无量,哪知他高中毕业后,不得不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老话讲:艺多不压身。崔波正是凭着会拉二胡和吹小号等技艺,七十年代初却考上了阜阳地区文工团。

 崔波在文工团期间,业余时间就搞起了文学创作。

图片

 

 据悉,崔波是阜阳地区第一个在《人民文学》上发表小说的人。

 一时间,崔波名声大振,包括《安徽日报》在内的多家单位纷纷争抢他。而他为了圆儿时就开始做的作家梦,便进了阜阳地区文联。

 2008年,崔波从阜阳市文联副主席和市作协主席的位上退休。

 崔波现虽七十出头,但精气神旺盛,红光满面,满头长黑发,走起路来仍雄纠纠气昂昂,两腮有肉嘟,大耳垂珠,加之双下巴,一看就是富贵双全的福态相。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年逾古稀的崔波能有如此身体,如此精神,如此气场,这完全是他自己长期坚持积德行善修来的结果。

 如果一个心胸狭窄,贪婪狡诈之辈,那么到老年断不会有像崔波这样的身体和面相。

图片

 

 相由心生,相又随心灭。一个人的身体和五官面相,能随时随地把人出卖。

 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爱好文学的,那时是十分崇拜作家的,就连做梦都想把自己的作品变成铅字,怎奈基础差,又无人指导,好梦迟迟难圆。

 早在那时,我就知道阜阳地区文联有本文学杂志叫《清颍》,文联有位作家叫崔波了。

 也就从那时起,心想啥时候能认识崔波就好了,若能拜他为师,那该多好呀。

图片

 

 一厢情愿,白日做梦。像我一个农村青年,是根本不可能认识城里的作家的,尤其是像崔波这样的大作家。

 我见自己的“文学作品”无论向外投多少,皆是泥牛入海,心中的文学热,也就渐渐凉了。

 此路不通走彼路,条条大道通罗马。文学创作不行,于是,我就自作主张改写新闻报道。

 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我所采写的新闻通讯,就被县广播电台和《阜阳报》采用了。

图片

 

 之后,我就被我所在的巩店乡聘为农民通讯员。

 再之后,随着我在新闻媒体上发稿量的增多,不仅自己渐有了名气,也在县里和市里认识了一些记者和作家。

 《清颍》是阜阳唯一的纯文学期刊,已有大几十年的刊龄了。她就好比一杆文学大旗,在这面旗下,成长出一批又一批文学新人,而我也算是其中之一。

 九十年代后,《清颍》杂志就由崔波主编了。

 也可以这么说,自崔波任该杂志主编后,他为了推动阜阳文学事业的发展,真正做到了稿件在编辑面前人人平等。因他深知初写作者不易,只要他发现有潜力的文学新人,就积极主动去培养。

 具体哪一年我记不清了,反正是九十年代中期,崔波在一期《清颍》杂志上还给我开个栏目呢,那栏目叫“闫学红小辑”,连发我多篇文章。

 说出来或许没人相信,那时,我还不认识崔波老师哩。

图片

 

 我真正认识崔波,是在19985月中旬。

 1998年518日,是利辛县委宣传部、县文联和我所在的巩店镇联合在镇政府给我召开作品讨论会的日子。

 在作品讨论会召开的前夕,县文联领导让我去阜阳文联给崔波下请贴。

 由于我不认识崔波,到阜阳后,我就联系认识不久的女作家苗秀侠。因我与苗秀侠年龄和起点相似,加之老家又相离不远,所以,苗秀侠对我既亲又热情。

图片

 

 我在阜阳白天干什么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晚上七八点钟,天还下着小雨,我与苗秀侠从市政府对面坐人力三轮车去崔波家的。

 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崔波,也是第一次去他家,且是两手空空去的。

 我的作品讨论会如期召开,遗憾的是崔波因临时有事,便委托万文艺主席和苗秀侠去的。

 自此,我与崔波虽无什么交集,但毕竟算认识了。

 其实,我与崔波真正认识,算是1999年初我到《阜阳日报》社后。

 我每次和崔波见面,他不仅传授我写作技巧,还对我予以鼓励和鞭策。

图片

 

 我正是在崔波等人的关心、爱护和鼓励下,不仅写作水平不断提升,为人处事的经验也渐丰富起来。

 2006年,我出了第一本散文集《学红心语》。序就是请崔波写的,序的题目叫《一本有意思的书》。

 此序写的像叙闲话一样,把我与我的文章点评的十分到位。我压根就没想到崔波对我和我的文章能如此了解。

 自崔波给我写序之后,由于种种原因所致,我与他的来往就不多了。来往虽少,但不代表感情疏远。其间,我不断从文朋诗友嘴里得知,崔波是时时在关注着我,言讲只要是学红的事需要帮忙,一定得忙。

 这就是崔波崔主席,我的老师。一个当面背后力挺我的人。

 十多年前的一天,我一亲戚的货车被查,亲戚觉得有点冤,便让我托托关系,可否少罚点钱。

 我先后也托了几个人,可交通局查车的不给面子,且态度较硬,言讲票已开好,找谁都没用,一千元一分都不能少。

图片

 

 有人知我与崔波关系不错,便让我去找崔主席,并向我透露崔主席与市交通局的主要领导关系特别铁。

 时值中午,因亲戚下午还有急事用车,我只好带着亲戚敲开了正在家午休的崔波。

 崔波听了亲戚的陈述后,就立即给交通局的那位主要领导打了电话。

 崔波放下电话对我亲戚说:下午三点去停车场把车开走吧。

图片

 

 前年夏,我与他人申办成立“阜阳市爱心孝老协会”,当我电话崔波让其做协会的顾问时,他是满口答应,言讲凡你学红的事,一定全力支持。

 202067日,由协会主办的“江淮孝道网”在某酒店隆重召开上线发布会,崔波还携其爱人——著名书法家王维老师现场赠送两幅墨宝。

 2021年前年后,当崔波得知阜阳市爱心孝老协会运作艰难,我这个会长不容易时,就表示今后一定为协会操点心,让几个做企业的朋友帮帮协会。

图片

 

 如今社会,人与人大都以利而交,以权而交,以势而交,而崔波老师与我之交,上述不占一条。

 他到底图啥?别说他不图,就是想图,我什么都没有。

 他一直这样无私关爱我、力挺我,又什么都不图。

 这就是崔波的人品、善良和大爱!

 最后,学红真心祝愿崔波老师身体健康、平安吉祥、多出精品佳作!

   作者 闫学红 系江淮孝道网总编辑
   编辑:姚银朝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