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hxiaodao.com

戴安澜:国葬现场感天动地,两党高层撰写挽辞

我愿是长枪,在古北口,台儿庄,在昆仑关 ,挥戈射日,更是在同古、在棠吉 ,火热的枪膛 ,冰冷的子弹,幽幽的寒光,射入敌寇的心脏,护卫你浴血的身躯,忠勇的灵魂。

————致敬戴安澜将军

 

“现在孤军奋斗,决以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这是抗战名将戴安澜在缅甸作战时,写给安徽无为老家妻子的一封家书。

1943年5月26日,身负重伤的戴将军率部转战多日,即将抵达中缅国境时,终因伤势恶化,北望家国,赍志以殁。

在中华民族抗战史中,戴安澜将军率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以身殉国,堪称“域外抗战死忠第一人”。

感天动地的国葬现场 两党领袖撰写挽词追悼

赫然竖起一根高高的竹竿,竿首高挑着将军殉难时的血衣忠,榇是漆成朱红色的,灵榇的头上题着“已故陆军中将戴安澜将军灵榇”等字样,上面覆着一面国旗。人们送的花圈堆满了灵车。

灵柩转送每到一地,人民无不致敬默哀。在昆明,迎灵队伍数万人至十几万人,长达数里;在贵阳,市民自发沿街摆设祭品,祭奠为国捐躯的将军;在柳州,学校师生列队去火车站迎灵,并举行纪念大游行,在桂林,各界群众自发前往瞻仰,哭声一路可闻。

这是为戴安澜将军举行的场面隆重、规模宏大的全国公祭。

当初将军牺牲的消息传来时,王荷馨女士当场哭昏在地。杜聿明的夫人曹秀清女士等女士忙将她扶起,众女士掩面痛泣,泪湿旗袍。

1943年4月1日,重庆国民政府在全州湘山寺公园,为戴安澜举行了隆重的全国公祭和追悼大会,到会人数超过万人,全州全城老少倾城而来,自发参与。据全州县城的老人说,各种挽联悬满全场,台下花圈叠置,显得极为悲壮肃穆。

追悼大会上,国民政府的军政要员蒋介石、林森、李宗仁、陈诚、何应钦、白崇禧、张治中、李济深等和中共人士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邓颖超等都分别送了花圈、挽联、挽词和挽诗。

毛泽东的挽诗是:

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

浴血车瓜守,驱倭棠吉归。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蒋介石的挽词是:

虎头食肉负雄姿,看万里长征,与敌周旋欣不忝;

马革裹尸酹壮志,惜大勋未集,虚予期望痛何如?

周恩来题写了挽词:

“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李宗仁的挽词是:

觥觥戴君,乃武乃文,身经百战,屡建殊勋;

竭忠域外,归骨国门,英爽虽隔,浩气常存。

李济深在悼文中说:戴故师长为国殉难,其身虽死,精神则永垂宇宙,为中国军人之模范。

广西省主席黄旭初说:“戴故师长在三九年桂南战役中克复昆仑关,功勋甚伟,谨代表广西全省人民向戴故师长致敬。”

据了解,毛泽东挽戴安澜诗的公布,也是他的诗词在国统区的首次公开传播,具有特殊的意义。另外,毛泽东一生只为两位将军写过挽词:一位是罗荣桓,另一位就是戴安澜。

公祭之后,戴将军的遗骸葬在湘山寺附近的飞来石旁。戴将军生前对全州有着深厚的感情,为国捐躯后,最终也魂归全州。直到后来日军逼近全州,遗骸才被迫迁走。

如今,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里,还藏有1943年4月在广西全州为戴安澜将军举行公祭时,由治丧委员会记录各界人士赠送的挽诗、挽词、挽联的存根簿。存根簿一共六本,署名是“陆军第五军第二百师戴故师长治丧事务处”。厚厚的存根簿已经泛黄,边角也有磨损,有些页面上还有墨渍。

 

黄浦之英,民族之雄,1933年开始的抗战生涯

1904年,戴安澜将军生于安徽无为县,21岁报考黄埔军校第三期。从学校毕业只有23岁的他正值国内混乱时期,从此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

无论是北伐战争、军阀混战一直到后来的抗战,在他37年的人生中,有一半是陪伴着铁和血度过的。没有等到抗战的胜利,在人生最好的年华马革裹尸。

很难想象到,八年抗战,截至到他生命结束的1942年,戴安澜的抗战生涯足足十年之久,在中国抗战的光辉战役中似乎都有他的身影。

1932年冬 ,戴安澜临危受命,在张学良的关东军丢失了东北之后,他被任第25师145团团长,率部移防抗日前线北平。足以称道的是在1933年3月长城古北口抗击日军。

在华北长城沿线,以血肉之躯顽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勇战斗。古北口长城抗战,打响了北京地区抗日的第一枪,以战况最激烈、战时最长,对战局影响最大而成为长城抗战的主战场,戴安澜145团左接634团,其一营防守战线最右翼的龙王峪口。

长城古北口抗击日军)

那一场战争激励了中华儿女,也间接的产生了:“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一曲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如今演绎为《国歌》,激励着无数中国人为中华复兴而奋斗。

知道抗战历史的人都不会不了解‘血战台儿庄’,戴安澜将军当时以73旅旅长的身份参加了,戴旅担负着阻击北面之敌的任务,他火攻陶墩,计取朱庄,激战郭里集,与兄弟部队合围,迫使台儿庄之敌后撤。战后,获得华胄荣誉勋章,擢升为八十九师副师长。1939年戴安澜正式任命为第200师师长,陆军少将军衔。

1939年11月,戴安澜在昆仑关狠狠重创了日本侵略军第五师团。击毙了第十二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在昆仑关战斗中戴安澜将军身负重伤,由于战功卓著得到四等宝鼎勋章。

从七七事变之后,先后参加了保定、漕河、台儿庄、中条山诸役、武汉会,其中所举功劳,难以列数,一身虎胆,保卫河山,堪称民族英雄。

抗战立功异域扬大汉声威第一人

 1942年初,中国组建了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戴安澜奉命率200师作为中国远征军的先头部队赴缅参战,“扬威国外,藉伸正义。

(远征缅甸的戴安澜200师)

东瓜(亦称同古)是阻止日军北侵的重镇, 3月20日,日军向驻守东瓜的第200师各主要阵地发起了进攻。面对数倍于己的日军,戴安澜表示了决一死战的坚定信念,于当日晚召集全师营以上军官开会,带头立下了 “誓与同古共存亡”的遗书,他说:“此次远征,系唐明以来扬威国外的盛举,虽战至一兵一卒,也必死守东瓜。

戴安澜宣布了如下命令:“如本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以参谋长代之;参谋长战死,由步兵指挥官替代,各级照此办理。” 在十多天激烈的东瓜保卫战中,戴安澜率部奋战,以少胜多,击毙敌军5千余人,取得了出国参战的首次胜利。

美国政府认为,东瓜保卫战是“所有缅甸保卫战所坚持的最长的防卫行动,并为该师和他的指挥官赢得了巨大的荣誉”。

蒋介石对此的赞誉是:“中国军队的黄浦精神战胜了日军的武士道精神”。

英国的《泰唔士报》称之:“东瓜之命运如何,姑且不论。但被围守军,以寡敌众与其英勇作战之经过,实使中国军队光荣簿中增一新页。连日寇也不得不承认,东瓜之战是缅战中“最艰苦的战斗之一”。

4月21日,戴安澜奉命收复棠吉。24日拂晓,戴安澜率军发起攻击,先后攻占西南北三面高地,并突入市区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将军亲临前线指挥,战斗至午夜,棠吉被攻克,捷报传来,举国上下无不欢欣鼓舞。

然而,由于日大批日寇由泰国、老挝边境窜入中国军队后方进行围攻,戴安澜所部陷入日军重围,形势危急,上级急令其突围回国。戴将军率部突围,退入泰、缅老边区原始森林地带,条件异常艰苦,将士们无衣无食,每天只能以野草杂菜充饥,爬山越岭七十余日。

1942年5月16日,大雨滂沱,戴部突遭日军重兵伏击,激战两天后,全师伤亡惨重,戴将军在一个小平山坡上指挥夺取敌军阵地时,不幸被敌军枪弹击中肺部,血流如注,由于无医无药,伤口发炎溃烂。5月26日,第200师进军至茅邦时,戴将军流尽最后一滴血,以身殉国,年仅37岁。

当时缅境无木棺,将军马革裹尸回国。途经保山、昆明、贵阳、柳州等地,至广西全州,将遗体安放于湘山寺内,沿途民众无不怆然泪下,隆重奠祭戴将军。

美国政府为表彰戴安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出的巨大贡献,于1942年10月29日向其颁授懋绩勋章一枚。戴安澜将军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斗争中,第一位获得美国勋章的中国军人。1983年,美政府应家属请求,补发懋绩勋章。

史迪威将军评价戴安澜为“立功异域扬大汉声威的第一人。”

儿子幼时靠卖将军旧衣度日

戴安澜曾在家书中托付妻子王荷馨:“为国战死,事极光荣。所念者,你们母子今后生活,当更痛苦。但东、靖、澄、篱四儿,俱极聪俊,将来必有大成。”

戴安澜所指“四儿”,即戴覆东、戴靖东、戴篱东、戴澄东,名字均是戴安澜所起,寄予决心覆灭、澄清东洋,赶走日军、重建家园的愿望。

  当戴安澜于1942年牺牲后,王荷馨依夫所托,挑起了照顾大家庭、悉心教育四子的重担。国民政府虽然给了20万法币特别抚恤金,但王荷馨把钱全部捐献给私立戴安澜高级技术学校作为办学经费,她带着一大家人自己开垦菜地、纺织棉花过日子。

  国民党败退台湾前夕,有人到他家,希望王荷馨带着家人去台湾。王荷馨拒绝了,她说,戴安澜葬在哪里,家人就要一辈子守在哪里。

  解放后,烈属补贴中断,一家子失去生活来源。戴安澜的小儿子戴澄东记得小时候家里很清贫,炒菜很少放油,他从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哥哥姐姐的旧衣服改做的,有的衣服上还有补丁。

  王荷馨靠变卖家中旧物度日。戴澄东记得,他9岁那年,有天家里断米了,他陪着妈妈到街上摆地摊,变卖戴安澜生前穿过的旧西服。卖了一件旧衣服,换了一袋米。

(戴安澜夫妇和他们的四个孩子)

  在王荷馨的谆谆教导下,四个子女都有所成就,戴覆东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戴澄东是水利高级工程师。

  戴澄东说,虽然父亲在他不满一岁就为国牺牲了,父亲对他的一生影响很大,他告诫自己不能犯错误,不能玷污父亲的名声。

儿子帮他把麾下牺牲的战士带回祖国

戴安澜是在缅甸茅邦村一个庙里牺牲的,王荷馨认为,丈夫的魂还留在缅甸,因此没有托梦回来。1971年,王荷馨怀着对戴安澜的思念抱憾而终。

2007年退休后,戴安澜之子戴澄东在丛林里三次迷路,差点丧命,他终于找到父亲的牺牲地,并用佛家的方式为父亲招魂回到安徽纪念墓地。

戴澄东参观了同古远征军纪念碑,碑体上刻着“中国远征军纪念碑”八个字,这是远征军在缅甸幸存的极少的纪念碑,其他纪念碑和远征军墓地均被毁,国人想要祭拜先辈无处可去。

(戴安澜将军墓)

但戴澄东在参观英军、日军在缅甸的墓地,却发现另一番景象:英国“Satthwadaw墓园”,27000多个死者的名字刻满了好几堵墙;墓园中仅有86尊坟墓无法确认身份;在缅甸佛教圣地自敢山上,山顶的一座碑文里,甚至刻有日本763匹战马的名字。

戴澄东决心在戴安澜牺牲的地方莫洛建一座200师阵亡将士纪念碑,按照佛家的说法,因为只有这样,灵魂才有皈依,也才能回家。

作为戴安澜将军的儿子,当年父亲带着200师的战士远征缅甸,如果父亲没有马革裹尸,一定希望把所有的战士带回家。

戴覆东亲自设计纪念碑图案。戴澄东通过驻缅甸使馆向缅甸方面递交建碑的申请报告,却奔走数年都没有获得审批。

走官方途径走不通,戴澄东改走民间方式,通过熟人和莫洛寺联系,以给莫洛寺捐献一座佛塔的形式修建怀念佛塔。2012年底,怀念佛塔建成,2013年1月26日,戴澄东到莫洛寺出席佛塔开光仪式。佛塔塔上安放着戴安澜将军瓷砖像,塔基上刻着200师牺牲将士名单。

戴澄东觉得遗憾的是,他通过各种途径仅找到56名200师在缅甸牺牲的战士名单,而当年戴安澜带着200师9千名将士出征缅甸,仅有4千人活着回国。死伤5千人,却只找到56个名字。

长城的沧桑巨石,看你虎目精光,意气风发,决绝的转身 一滴泪水飘下,逝去的灵魂为之泣下。

台儿庄的浓烈烽烟,见你剑眉微皱,计上心来,如山的身影随着风烟而来,令鬼怪为之侧目。

昆仑关惊雷般的炮声,看你目光如电,发号施令,却不料,身体一晃,血迹涛涛,扶你入怀,心如刀锉。

如今,师长,安好?
转自徽脸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